抢签“窃格瓦拉”:病态网红经济背后的流量焦虑

老铁集中营 1000+人已得到帮助

“精神领袖”一词,在网红经济、直播、短视频等娱乐内容泛滥的当代社会,正在被重新“定义”。

最近,因屡次偷盗电瓶车被捕、渡过了长达4年牢狱生涯的周某,再次被推向了流量高点。此次,30多家网红公司开着豪车蹲守周某家里,希望签约周某将其打造成网红,数百万到上千万的的高额签约价频繁被提及。

被叫着“精神领袖”、“窃格瓦拉”的周某,一时间从盗窃惯犯成了占据流量和关注度的网络红人。

实际上,周某被高价抢签的现象,只是乱象丛生的网红经济市场一个微小侧面。

在网红经济被过度挖掘、放大的最近几年,不乏因为一句话、一张照片、一段视频就登上社会热点的网络红人。他们一夜之间被追捧,看起来钱途无限,但很快又被遗忘于江湖。他们同时也是被流量被资本裹挟着的人。

不断有人在成为新的网红,值得我们思考的是,网红经济,到底应该是怎样的?MCN、经纪公司对于流量至上的追捧,是否也说明了他们其实已经陷入流量困境?

当我们关注这场闹剧时,我们在看什么?

捧红周某的视频来源于2012年周某在一次被捕后的采访。“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”“进看守所感觉像回家一样”,周某淡定自若地说出了令寻常人震惊和捧腹大笑的金句,后迅速走红网络。

周某后来被判刑1年6个月,于2013年刑满释放。但是2014年他再次因偷盗入狱,2015年出狱。2016年,周某第四次入狱。

随着网络媒体、视频内容平台的发展,周某的那段视频多次被拿出来二次创作,无数网友在B站鬼畜区制作、传播着他的搞笑视频,在社交媒体上讨论着关于他的段子,网友还给他起了个“艺名”:窃格瓦拉。

抢签“窃格瓦拉”:病态网红经济背后的流量焦虑

今年4月18日,周某终于出狱。虽然一开始网友们更多是调侃、玩梗的心态在看热闹,但随着大量网红公司抢签周某的现象发生,一场引发巨大争议的闹剧也就开始了。

在接受采访时,刚刚走出监狱大门的周某说:“感觉就像做场梦一样,第一时间想回家看一下父母。”他提到多陪陪家人,后悔以前做的事情,也提到想补偿家人找回失去的时间。

对于签约做网红一事,周某在媒体采访中表示,不会去签约,因为不可能给别人打工。事实上,在狱中待了4年的周某,对于如今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并不能完全理解,他可能都不知道别人为什么叫他“窃格瓦拉”,更不懂直播、网红的概念。“不可能,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”,在被问到是否签约时,周某如此回答。

周某的流量价值在短视频平台上已经开始显现,在抖音、快手上,出现了不少未经认证、挂着周某名字和头像的账号,有的账号没有发布任何内容,已经收获十几万到三十多万粉丝,以及数百万点赞。

抢签“窃格瓦拉”:病态网红经济背后的流量焦虑

擅长玩转网红、流量经济的人们,都想在周某身上获取流量和利益。这像极了在大衣哥朱之文门口直播的人,有人靠着直播朱之文的日常,过上了富裕的生活,甚至一个账号卖出60万元。

这不是我们身边特有的现象。2014年夏天,美国34岁的Jeremy Meeks因为一张入案照突然走红,被称为“史上最帅罪犯”。此后不仅有无数网友追捧他的颜值,更有多家模特经纪公司开始接洽与其谈合作签约,包括范思哲和阿玛尼在内的大牌公司也表示有意聘请其当服装模特。尽管很快Meeks更多的信息被挖出:一家5口均有犯罪记录,其父亲是个强奸杀人犯……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网红,踏入时尚圈、影视圈,收获富二代女友。

Meeks的走红始终是一个巨大的争议。而这样让人震惊和唏嘘的事情,已经不断在现代社会发生着。

有人认为,“作为一个被偷过手机的人,我这辈子都不会支持一个贼当网红。”但有人也觉得,看窃格瓦拉的视频很有意思。

随着这类网络红人的走红,部分开始收割流量和金钱,网红经济行业多年来建立的平衡和制度,正面临被打破的可能。

美国媒体文化研究者尼尔·波兹曼在他的《娱乐至死》一书中指出,电视时代蒸蒸日上,但改变了各种话语的内容和意义,政治、宗教、教育、体育、商业和任何其他公共领域的内容,也在由曾经的理性、秩序、逻辑性,逐渐转变为脱离语境、肤浅、碎化,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,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。而人类无声无息地成为娱乐的附庸,毫无怨言,甚至心甘情愿,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。他告诫公众要警惕技术的垄断。

这一现象,在网络媒体不断发展的今天,也同样上演着。技术的进步,为大众带来了更加丰富的生活娱乐方式,但同时我们也面临着信息和资源更加纷杂的现状,以及对社会价值观的思考和判断。

被消费的“窃格瓦拉”们

当然,从法律层面,周某曾经如何,法律已经作出了相应的惩罚。即使周某未来签约要成为网红,也无可厚非。

一位法律行业从业人员表示,从法律的角度看,时代迅速发展,以前很多不可能都变成了可能,网红经济存在是可以理解的。网红职业也是合法合规的,只要周某在从事这份职业的过程中,不违反法律规定,不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即可。

从经济价值的角度考量,机构、经纪公司签约周某,不一定就不适合做。但从社会价值观的角度看,这个事情可能不会被行业认可、被大众支持。

“抢着签周某的网红经纪公司很不负责任,这是一个非常负面的价值观导向,但凡有原则的公司都不应该干这个事情,做内容或者媒体相关行业的人,一定要考虑所做事情产生的社会影响。”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,红人产业链服务商火星文化CEO李浩认为。

“不是说不打工不对,而是不打工以偷窃为生,价值观是有问题的,周某是以这样的一种价值观走红,然后可以成为网红、可以签约、可以赚很多钱。这对网民、青少年的价值观引导会出现偏差。”

李浩表示,这种现象还会为平台招致监管层面的密切关注,同时会给经纪公司带来巨大的风险。

实际上,随着此事引发越来越多的关注,一些监管层面的声音已经出现。中国广告协会21日就针对部分机构欲签周某的这一举动发表声明,对某些网红经纪公司为“流量变现”而丧失道德底线、有悖社会主义价值观和良好风尚、损害社会化营销产业业态形象的行为表示反对。

抢签“窃格瓦拉”:病态网红经济背后的流量焦虑

来快手关注我们
拼多多大额优惠券
拼多多红包每日抢
苏宁大额优惠券苏宁家电
天猫淘宝优惠券折扣券